“梅姨”是怎么来的?不要恐慌,中国其实有个“人贩子克星”
2019-11-23 15:14  来源:未知 作者:佐兰
1
听新闻

前几天,一张名为“寻找梅姨”(“梅姨”系绰号,含同音字,下同)的彩色画像在朋友圈疯转,图片显示,这个被唤作“梅姨”的中年妇女涉及9起儿童拐卖案件,至今未落网。

儿童拐卖,无疑在第一时间就击中了我们的软肋,不少人都接力转发了这张照片。

然而,反转来得让人猝不及防。

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官方微博随后发布的消息称,网络上流传的广东增城被拐9名儿童案件嫌疑人“梅姨”的第二张画像非官方公布信息,“梅姨”是否存在,长相如何,暂无其他证据印证。广东省公安厅未邀请专家对“梅姨”二次画像,广东警方仍在积极开展寻找其余7名儿童下落。

不得不说,这则辟谣声明来得很及时,但“梅姨”事件造成的影响并未完全消散,网络上“梅姨”在何地落网、人贩子“梅姨”现身……诸如此类的假消息屡见不鲜。此外,一直以来涉及儿童被拐卖的谣言也再次出现在民众视野。比如,“中国一年失踪20万孩子,找回的概率只占0.1%”。

应该说,人贩子毁了一个又一个家庭,让很多无辜孩子的命运从此改写,网友想把人贩子尽快捉拿归案的心情,总是那么迫切,这也是全民通缉“梅姨”的根本原因。 但关于“梅姨”的真真假假混杂着各类谣言,让关注打拐反拐工作的民众有点懵,信息稍有偏差就可能引发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。

打拐反拐工作除了要有网友捉拿人贩子的“热心”,更需要“细心”与“恒心”。借这次“梅姨”事件,我们来好好了解我国打拐反拐工作的真相,接下来才能全民形成合力,拱卫儿童安全,让“梅姨”们早日落网!

1

被人贩子毁掉的家庭

事情还要从14年前说起,那时来广州增城打工的河南人申军良一家,过着简单、平静的生活,申军良在增城沙庄谋得一份不错的差事——一家塑料玩具厂内的中层。不下一线,每月能拿三四千。同乡眼中,申军良是勤劳致富奔小康的典型,“老实人,挺能干。”每天,申军良外出上班,妻子于晓莉则独自在家带孩子。

然而,这一切都在2005年1月4日戛然而止。“儿子在屋里被人抢了!”对申军良夫妇来说,噩梦就是从这一声惊呼开始的。

那天上午10点多,申军良像往常一样去上班,于晓莉正在厨房时,门突然被打开,她正想回头看却被人从后面用手捂住嘴巴,在她眼睛上涂了辣椒水,令她视力瞬间模糊。此后,另一名男子说,“封住嘴巴,捆起来”。她的嘴巴和双手被人用透明胶布缠了好几圈,头上也被套了塑料袋。

前后也就短短的几分钟,于晓莉挣扎着将胶布、塑料袋移开,跑进卧室时发现刚满周岁的儿子申聪不见了。她追了出去,小卖铺的老板看到她惊慌失措,赶紧帮她报了警。

儿子申聪被抢,对这个普通的家庭来说,是一个刻骨铭心的疼痛,也让这个家完全变了样。

从这天开始,申军良就走上了漫长的寻子之路。他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寻子上。找儿子他用的是“最笨”的方法,有人说他儿子被拐到了珠海,他就打几万份寻人启事,挨个街道去发;

他接到线索,说儿子还在增城,他就挨个街道再发几万份。

(图为寻子路上的申军良 图源:封面新闻)

申军良经常顾不上吃饭,一天就睡几个小时,工作也辞掉了。此后10余年,他走遍广州、东莞、珠海、深圳的大街小巷。而申军良的妻子,因精神受到严重打击,一直在接受治疗。

为了找孩子,多年来,申军良从未找过一份正式工作也因此欠了不少外债,茫茫人海,毕竟是大海捞针。在广东寻找了4年未果后,2009年春节,他带着家人赴济南生活,没钱了就去表哥的家具厂帮忙运货。只要一有新的线索,申军良就往广东跑。往往激动而来,却屡屡受挫而归。“泪水流干了,嗓子喊哑了,腿快跑断了,而我儿子聪聪依然没有一点音信。”直到2016年3月至6月,随着涉案嫌疑人张维平、周容平、陈寿碧、杨朝平、刘正洪先后落网,此案才有了突破性进展。

经过一番调查,警方还原了张维平一行五人强抢聪聪的作案过程:杨朝平和刘正洪闯进出租屋抢走孩子,周容平和陈寿碧守在楼下把风接应,得手后再由张维平联系贩卖,五人最后分得一万余元的赃款。

听到消息后,人在济南的申军良火速赶回广州增城。犯人都抓到了,是不是意味着能找到聪聪了?然而,申军良这次还是失望了。据张维平供述,得手后,他在一家宾馆门前,把聪聪卖给了在麻将馆认识的一个阿姨。此后,聪聪的行踪,张维平也无从得知。

到2017年初,张维平向警方交代了其在2003-2005年间拐卖9个儿童的犯罪事实。在这些犯罪过程中,“在麻将馆认识的阿姨”反复出现。每次得手后,张维平都会找她,介绍“卖家”,联系转卖。

这个“阿姨”十分神秘。数年间,她与张维平合作作案多起,张维平对她的了解却十分有限,甚至连她的真实姓名都不知道,只知道一个绰号——“梅姨”。

2

“梅姨”究竟是谁?

2017年6月,广州增城警方发布公告,公开征集“梅姨”的线索。至此,“梅姨”这一称呼进入公众视野。

据了解,“梅姨”真实姓名不详,现约65岁,身高1.5米,讲粤语,会客家话。曾长期在增城、韶关新丰等地区活动,涉嫌多起拐卖案件。

此外,警方还根据张维平的描述绘制了一张“梅姨”的模拟肖像,并将其公开。这幅画像中,“梅姨”留着短发,偏瘦,眼睛不大,单眼皮,颧骨突出,大鼻孔、大嘴。

(“梅姨”官方模拟像,广州增城警方2017年6月公布)

以上就是迄今为止经官方途径公布的“梅姨”的全部信息。

官方公布的“梅姨”信息并不多,但自从“梅姨”进入公众视野以来,关于她的小道消息从未中断。有人说,“梅姨”实际上叫“潘冬梅”;有人说,“梅姨”平时以当红娘为生,暗地里还倒卖孩子……这使得其身份更加扑朔迷离。

根据媒体报道,张维平曾回忆了和“梅姨”的相识过程。1999年7月,张维平因拐卖儿童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——1998年,他帮一个性工作者卖掉了孩子。2003年,张维平刑满释放后,混迹在惠州市博罗县石湾镇附近。在那里,有两个七八十岁的老人,他们听说张维平曾因拐卖儿童坐牢,不知出于什么心理,把他介绍给了“梅姨”这个“行里人”,就这样,两个泯灭良知的人开始了罪恶的“合作”。

后来,申军良从警方处获悉,警方曾按照张维平的供述去寻找两位老人,但因为已经过去十几年,其中一人去世了,另一人也因年纪太大无法回忆起当年的事。所以并没从这条线索追踪到“梅姨”的信息。

2003年第一次得手后,“梅姨”帮张维平联系“卖家”。张维平获赃款1.2万元,他给了梅姨1000元当做介绍费。 原本圆满的小家庭支离破碎,无辜孩子的人生被彻底改变。这一切,在人贩子眼中只值1.2万元。

尝到“甜头”的张维平,渐渐变得轻车熟路:找准“目标”,跟家长套近乎,再择机偷走孩子。每隔几个月他就会偷一个孩子,再经“梅姨”之手卖掉。 “2003年,2个。2004年,3个。2005年,4个。”

“梅姨”和张维平,两人对这些孩子的来历心知肚明,却相互不管不问。张维平只管偷孩子,换来一万出头的赃款;“梅姨”只管找买家,抽取一两千块的“中介费”。

张维平供述中的“梅姨”究竟是谁?如果她确实存在,那究竟还有多少孩子经她之手被卖掉?至今还不得而知……

标签:
责任编辑:清风徐来